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:ax044.xyz

结婚十年

(一)

  朋友老何前段时间离了婚,按理来讲,他这个年龄和他的为人不应该有这些故事发生,他已经38岁了,而且一贯作风正派,最胆大的一回也就是被小姐亲了一口,还让他激动了好几天,
所以说知道他离婚的消息,另外几个朋友都大吃了一惊,就像听到中国足球出线时一样的震惊,而我只拍了拍老何的头,说了句:“走吧,去喝两杯”。
  说起他被小姐亲了一口的事还有个故事,那还是前年,哥几个为了庆祝老杨的生日跑到一家我已经忘了名字的夜总会喝酒,然后叫了几个小姐,老何习惯性的隔了小姐快要有一米了,我
们几个商量了一下,趁老何出去买烟时,给了一个小姐50元,让她亲老何一口,小姐倒很敬业,等老何一进来还没来得及坐下就扑了过去,老何当时就吓晕了,不知怎么回事,还在下意识的
挣扎,那场面真叫一个悲烈,就像赤手空拳的老百姓在和鬼子搏斗一样,结果还是让小姐得逞了,老何坐在那里半天没有讲一句话,脸上都在出神,把我们都吓了一跳,担心他会闷出病来,
结果出来的时候,老何兴奋的讲“妈的,老子活了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让老婆以外的女人亲呢!”结果回家的当晚,老何就差点壮烈牺牲了,原因是那个小姐亲在了老何脖子上,衫衣的领
口有一半口红印,结果让他那细心的老婆检查出来了,接下来的几天里,老何受尽非人的折磨,用他自己的话讲就像是地下党进了日本鬼子的宪兵队——惨呀!其实,倒不是老何的老婆厉害
,他老婆叫周玉兰,是个很温柔的女人,在市里的一个局机关上班,穿着得体,保养有方,35岁了一点都没留下些什么岁月的痕迹,是很会生活的一个好女人,对老何那是无话可说了,连老
何的手指甲长长一点都要关心,平时我们就没看到过老何一衣件穿过两天的。每次我到他家里去都会被他老婆感动得受不了,一句话,他老婆就是现代版的娴妻良母!我觉得他老婆的事迹都
可以上电视了,拿个“三八红旗手”的奖状绰绰有余,我曾经一度在兄弟们的家属中间发起过向周玉兰同志学习的号召,实在是响应者无几,让我这个计划含恨而终。
  口红风波过去后,老何解释了好久,又把我拉去当证明,他老婆才放过了他,女人嘛,也很正常,何况她那么喜欢老何,当然容不得老何有半点对不起她了,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,为了
这对模范夫妻的幸福,我索性把责任全揽到自己身上,承认是自己主使的,老何才得以逃过一劫,把我当成了他的再生父母一般。不过,周玉兰对我意见很大,我知道,她有些怕我,因为我
这个人是一伙朋友当中最洒脱的一个,喜欢出入高消费场所,整天灯红酒绿,她一直就怕我把老何带坏了,其实她应该对自己有信心才对,老何并不是带不坏,而是因为家里还有她,正因为
她对老何好,老何才会在外面那么老实,用老何的话讲就是:“她对我太好了,我要是乱来就对不起她、对不起孩子!”
  我对于他们结婚十年还能保持这么好的感情表示由衷的感动,不像我老婆,一天到晚就知道问我要钱买衣服,饭也很少煮,看到老何和周玉兰我才明白什么是幸福。
  整个离婚的过程都有我参与,从找律师、分财产到孩子的抚养权,我都在帮老何,这么多年了,老何一直就像我的一个弟弟一样,我和他是同乡,又比他大一岁,经历的事情比他多,社
会上也比他混得好,神头鬼脸的人我认识一大堆,从参加工作起,他就几本上都是听我的话,让我给他出主意,他从小就是个爱学习不太懂社会上这一套的好人,我不能让他被欺负。
  两个月前,一天晚上,我正在夜总会和几个领导吃饭,老何打电话来,声音低沉,非要我出去,我意识到肯定有事,就赶了过来,他在我家门口等我,已经喝了不少酒,我忙让他进去,
问他什么也不回话,我意识到某些东西了,就坐下来陪他,他自己跑到厨房从冰箱里拿了几瓶酒,一个劲的喝,我没管他,看着他喝,等他不行了的时候,我问他:“说吧,有什么不好受的
事,别闷在心里,你这样我也难受!”
  老何头一歪就倒在沙发上了,闭着眼睛说:“日它妈,日它妈!”我去拿了块湿帕子盖在他头上,老何张开眼睛望着我,“哥,我想死”,一下子,我的泪水也出来了。

(二)

  事情是这样的,今年上半年春天的时候,刚过完春节没多久,老何到北京出了趟差,回来那天下午,一下车他没有回家先赶到我这里,因为我托他从北京给我父亲带了点药,他先赶过来
把药给我,回家的时候我随便扔给他几条好烟,反正也是别人找我办事时送的。老何回到家,老婆和女儿都不在家,老何一打周玉兰手机,知道她和女儿在娘家吃饭,周玉兰听到丈夫回来了
,也很高兴,一个劲地叫老何也过去吃饭,说是丈母娘买彩票中了几万块的奖,全家正在庆祝。
  老何想了一下,觉得太远不想去,就自己在家洗了个澡,然后出来泡了包方便面,在他低头扔方便面口袋的时候,不小心把垃圾桶弄倒了,这下好了,脏了一地,老何忙去收拾,谁都知
道她老婆可是出了名的爱干净,老何正是抱怨应该去丈人家大吃一顿,不该呆在家里这么倒霉的时候,他看到了垃圾里的几样东西,这一天也许注定是不平凡的,老何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天会
改变他今后的生活。后来,我帮他查了查黄历,上面写着,四月初四,凶,不宜归家、破土、扫除。
  垃圾中间夹杂着几只避孕套!还有几团卫生纸。
  老何呆了半天,拿起一只避孕套,红色的避孕套!里面有些浑浊的液体,乳白色,一如牛奶,我无法得知老何当时的感觉,但是我可以肯定当时他一定在地上蹲了好久,忘了起来。
  老何是一个星期以前去的北京,而且他从不用红色的避孕套,老何当时的脑子里一定像放电影一样闪现一些镜头,在他去北京的前一天晚上,他和老婆做了一回,正好把家里剩下的那一
只避孕套用完了,当时,要不是因为没有了避孕套,他可能还会和周玉兰做第二次的。
  那是个阴沉的下午,初春的天空里仍就泛着些寒意,大街上来往的人群依就穿得很厚,我知道,老何当时的心情一定就像那时窗外的天气一样寒冷。
  时光回到十年前,我记得那也是一个初春的下午,那时的天气好像比现在还要寒冷,在我住的地方,当时的老何和周玉兰相互依畏着坐在我的沙发上,我们喝了些酒,我大声地告诉老何
,女人不可信,不要把女人想像得太美好,不要被电视上那些可歌可泣的女人形象蒙闭了双眼,老何一个劲地笑,说我喝醉了,而我女朋友很严肃地看着我,周玉兰有些恨意地一声不吭,我
回过头看看我女朋友,骂了一句:“看什么,你也不是什么好鸟”
  对的,你也不是什么好鸟,谁都不是什么好鸟,多年以后,这些话一直很清析地留在了我的脑海里,人生一世,对什么都不要想像太美好了。
  我不知道现在的老何是不是还记得当时我说过的话,那个下午,老何一个人坐在他家的阳台上,抽着我扔给他的那条烟,一声不吭,我不知道他的表情,但我可以想像。

(三)

  周玉兰是个不错的女人,虽然生过孩子,但是身材还是很苗条,长得不算漂亮,但有些味道,岁月带给了她成熟的风韵,她的眼睛很漂亮,我暗中观察过她的眼睛,很有神彩,颇具风情
,但流光浮动,是那种易于诱惑,且风骚天成的类型,《柳庄相法》里说,这种眼睛属贱淫之流,但我一直不相信,因为她很娴惠温柔,怎么看也不像。而且我知道,老何一直很迷恋她,只
和她做爱,他迷恋她的身体每一个角落,老何私下里和我说过,周玉兰的乳房很漂亮,不大不小,很饱满,有弹性,而她的阴道在生过娃娃之后还是保持了丰润紧闭,这一点我相信,因为周
玉兰的命宫紧窄,这种面相的女人下体一般都很紧,这也是《柳庄相法》里说的。
  老何在这个初春的下午,静静地坐在阳台上,一仍寒风拂面,阳台上,挂着几条周玉兰的内裤,迎风飘扬,一如旗帜,老何一看就知道,这些都是周玉兰的内裤中最性感的那几条,有几
条还是自己上次出差从情趣商店里买来的。
  老何不死心地冲回到厨房,那碗面还摆在那里,已经泡得发胀。垃圾还是摆在地上,老何注视着那三个避孕套,里面的液体好像在流动,我敢肯定当时老何的眼睛里都快要喷出血来,不
久之后,他又在垃圾桶的底下又找到了两只避孕套,同样是红色的,但里面的东西已干渴,老何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。
  也许,那一刻,老何又想起了自己走的那天晚上,妻子很温柔地把八岁的女儿哄睡,然后回到房里,老何已等在床上了,周玉兰看到了丈夫下面那个胀鼓鼓的东西,很满意,她妩媚地望
着老何笑,然后告诉老何她要去洗澡,在她洗澡的时候,老何已经急不可待了,他脱下短裤,看着自己那玩意,觉得很满意,这么多年,夫妻俩的性生活一直就很和谐。
  等周玉兰洗完澡出来,老何已按耐不住地扑了上来,周玉兰很喜欢丈夫的这种表现,她是个健康的女人,需要性的滋润,而且,从三十岁之后,她的性欲一向就很旺盛。
  老何把周玉兰按在床上,周玉兰的睡裙下没有穿内裤,乌黑油亮的阴毛掩盖着那个丰厚的阴户,老何低下头,分开老婆的阴唇就舔了起来,这一直是他们夫妻做爱时的保留节目,老何很
迷恋妻子的阴部,他喜欢那种味道,周玉兰躺在床上享受着丈夫的服务,她手里捏着丈夫的那根肉棒,温柔地抚摸着,就像她在丈夫和女儿面前一样温柔似水。
  最后,周玉兰主动要求老何骑上来,她喜欢丈夫像骑马一样的骑在自己身上,她的手握着老何那玩意向着自己的洞口拉,她的屁股很丰满,成熟的健康的女人都这样,丰满的屁股向上抬
起,老何很方便地就进入了……做完之后,夫妻俩去卫生间洗了一下,老何忍不住又想,可惜他们已经把最后一个避孕套用完了,最后,只好为难周玉兰低下头用嘴帮丈夫解决了问题。
  想到这些的时候,老何痛苦地闭上了眼睛。他不敢看眼前这堆东西,我不知道他一个人在时候会不会哭,但我知道他的心在哭。

(四)

  十年之前的这样一个春天,阳光明媚、草长莺飞,老何和周玉兰相识了,那时的老何已不算年青了,27岁的他还是单身,虽然他之前也谈过一次恋爱,但是我清楚,他连那个女孩子的手
都没有碰过,他是个老实人,而他的第一个女朋友又太狡猾了,后来,跟一个离了婚的小领导跑了,老何为此伤了好久的心,直到他碰到周玉兰。
  那时的周玉兰25岁了,还在市里的一所小学教书,和老杨当时的女朋友关系很好,经过老杨当时的女朋友介绍,认识了老何,我对周玉兰便不感冒,因为当时我想介绍另一个很漂亮的女
孩子给老何,但是老何嫌那个女孩子没有正式的工作,而且他一贯觉得我认识的女孩子肯定也没几个本份的,这让我很失面子,所以见到那时的周玉兰也没什么脸色,但我怎么也没想到,俩
人一拍即合,认识没多久就如胶似漆了。
  那时的周玉兰也很关心老何,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,她老给老何夹菜,关怀之情溢于言表,让我们都很羡慕,看着老何很幸福的样子,我也慢慢接受了周玉兰,很为老何高兴。
  那时老何常跟我说,周玉兰以前还没谈过朋友,但我不信,你想想,一个上了班三年的女人,又没有什么缺陷,会没谈过朋友?打死我也不信,但是老何信,我仔细观察过周玉兰,也没
看出多少久经沙场的样子,郁闷了好久。后来我拷问过老杨和他女朋友,老杨嘴很严,我就差给他灌辣椒水了,开容才撬开他的嘴,知道周玉兰在认识老何之前谈过两个朋友,但都因对方工
作单位不是很好告吹,周玉兰的母亲我见过,是个厉害的妇女,一心希望女儿找一个工作不错的老实男人,就像周玉兰的父亲一样。
  这些我都没有告诉过老何,我怕影响他们的关系,这个社会就这样了,你不能要求一个人太纯洁,要求别人纯洁,首先得自己纯洁,在这一点上,我不敢,但是我知道老何是纯洁的,为
此我还梗梗于怀好几天,觉得老何吃亏了。
  俩人的关系进展很快,当年就结婚了,当时我正被两个女人缠着要结婚,烦得不得了,老何的婚事我就没怎么过问,让老杨和另外几个朋友帮着他操办,我只负责总体部署,周玉兰还笑
着说我像个国民党的匪兵司令,为非作歹的事都让下面去办。
  老何是个很节减的人,上班几年也存了不少钱,一心一意要让周玉兰过上幸福的生活,当时他们的房子没有现在大,家俱也不多,可是夫妻俩生活得很幸福,在外面夫唱妻随,周玉兰给
人一种很温顺的感觉,但我知道这个女人很厉害,用柔情似水慢慢地控制作了老何,其实家里的什么事都是周玉兰说了算,但这样做也让老何省了不少心,连碗都很少洗,最明显的证明就是
,老何慢慢胖了起来,衣服三天两头一换,用我话来讲,他现在彻头彻尾地变成一个花花公子了!完全是被资产阶级腐化了。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“家有贤妻良母,万事无忧矣!你们这是
在妒忌我呀!”
  也许吧,我们都有点妒忌他,这小子,福气好呀。

(五)


  两年后,周玉兰给老何生了个女儿,生得如花似锦,取名叫婷婷,小名叫甜甜,是我给取的,老何非要让他女儿叫我干爹,虽然没有搞什么仪式,孩子叫我叫得比叫老何还亲热,老何也
很是羡慕,说是要断绝我和孩子的关系。
  接周玉兰出院那天,我在单位上找了个车陪老何去医院,老何喜滋滋地去办出院手续,我在走廊上瞎转,看看有什么漂亮的护士妹妹没有,不想遇到老罗,老罗是我高中的同学,读书时
出了名的流氓,后来竟然考上了省医学院的妇产科,考上那天他还信誓旦旦地说,读妇产科是他一生的最大愿望,并且他愿意为我国的妇产事业做出巨大贡献。
  我和老罗在走廊上吹牛,说到老何,因为是同乡,老罗也认识,趁四下没人,老罗拉了拉我的衣袖低声和我说:“你知道不?老何这个婆娘以前到我们医院来打过胎!”我不信,我说他
们夫妻俩感情一向很好,老何又早就想要个孩子,怎么会来打胎,老罗冷冷地看了我一眼,说:“是三年前,三年前这个女人来打过一次胎,当时还是我们院里张姐给作的手术,我记得清清
楚楚!”我一下就呆在那里了,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  三年前,那时候周玉兰还不认识老何,她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?很多纯真的东西一下变得无比复杂,不可捉摸。
  老何抱着婴儿扶着周玉兰从病房里走了出来,脸上幸福扬溢,我和老罗勿勿道别,走的时候,我对他说了一句:“这事你不许再和别人说了,要是让老何知道了,我再找你算帐!”老罗
不屑一顾的问我:“你以为我就那么不懂事?实在是看到你对老何这么好,我才告诉你!”
  我开车送他们夫妻俩回家,一路上周玉兰还是那么柔情似水,说老何的头发又长了,衣服又有好几天没有换了,一付关切的语气,我再怎么听也觉得嗓子里像吞了只苍蝇。老何温柔地说
:“不要紧,你现在出院了,我在忙也是值得的!”天啦!当时就差点把我给噎住,我冷冷地说:“要亲热回家亲热去,不要在我面前来这一套,我受不了!”
  晚上,我打电话,让老何出来陪我喝酒,他死也不出来,说是老婆刚生完孩子,他要照顾老婆,他还一个劲地劝我要多在家里陪陪老婆(那个时候我也结婚了),气得我破口大骂,“那
你就一辈子呆在家里当个好男人吧!”然后挂了电话跑到酒吧大喝了一顿。
  女儿满月了之后,老何就以周玉兰要照顾孩子没有时间从事教育这样繁重的工作为由,找他的一个当官的亲戚把周玉兰调到了市里的一个局机关上班。
  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斗争,想要把老罗告诉我话说过老何听,但我害怕会伤害一个老实的好人,再看看周玉兰对老何确实不错,感情也很深,心想,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,那个时候的周
玉兰又不认识老何,也不能怪她,尽管有些东西不再纯洁,但是只要它到了你的手后不再受到污染就行了,看着老何一家人乐在其中的样子,我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。
  也许什么东西胡涂一点,你还会快乐,真要是太清楚了,你就会痛苦。
  幸福其实也就是鼓在纸上的那层东西,要真是捅破了,你就会坠入深渊。

(六)

  也许伤害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时,谁都不会觉得疼痛。看到别人鲜血淋淋,你可能会有血从自己身上涌出的感觉,但是,你决不会痛!我没有过这样的经历,所以我无法很清析地体会到
老何的痛苦,很多东西都只能靠自己去想像,但有一点是很明显的,老何很难受。
  那天晚上,老何可能没有吃东西,那碗方便面一直就放在厨房里,等到周玉兰带着孩子从娘家回来时,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,厨房里的垃圾又全部放到了垃圾桶里,一点异样也没有,周
玉兰快乐地和躺在床上的老何打招呼,问他怎么不开灯,老何想了好久才说:“我想睡觉了,开灯干什么?”
  周玉兰一个星期没有看到丈夫了,显得很兴奋,把女儿放到房里睡下,洗了澡就回到房里,老何还是躺着,房里那浓密的烟味已经烟消云散了,只能闻到周玉兰洗过澡后身上散发出来的
阵阵幽香。
  周玉兰坐在化妆镜前梳着头发,她的头发很好,乌黑柔顺,老何躺在床上看着她,她的身材还是很好,没有多少肥肉,周玉兰关心地问他这几天在北京过得怎么样,老何吸了一口气,说
:“好,事情也办得很顺利!”
  周玉兰放下梳子,走过来趴到老何身上,眼神流离,妩媚无比,温柔地问老何:“这几天想我了吗?”老何楞了好久,看着老婆,问她:“你说呢?”周玉兰咯咯笑道:“你不说我怎么
知道想没想呀?不会是想别的女人去了吧?”老何笑了笑:“除了你我还能想谁呀?”“谁知道你还会想谁呀?我又不是你!”周玉兰咯咯笑着,跳到床上,说:“想没想,我检查一下就知
道了!”然后伸手到老何的裤裆处,揉了揉老何那玩意,“还说想我?这里一点反应都没有!”然后睁着水汪汪的眼睛问老何:“老实交待,你是不是在北京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?”
  “我是什么人?我做得出那种不要脸的事吗?”老何有些生气地说,看着身上的老婆,有些心软,缓和了一下语气:“坐了一天的车了,可能是累了吧!”“真的是累了吗?我试一下就
知道了!”周玉兰笑嘻嘻地解开老何的裤子,掏出那根东西来,拿在手里慢慢地揉着,眼睛看着老何,媚笑着说:“你可不能骗我呀!你要是骗我我就不活了,还要拉着你一起!”
  也许是好几天没有碰过女人了,老何那玩意在周玉兰手里不争气地硬了起来,周玉兰喜得笑逐颜开,“还行,你还真的没有骗我!”然后就趴在老何身上噌着,“你今天是怎么了,怎么
一点也不主动?”
  老何只好伸手抱住老婆,说:“我不想,心情不好!”想了想,又加了一句:“单位上的事!”周玉兰索性把睡裙脱了,趴在丈夫身上,那两只漂亮的乳房就放在老何的肚子上,问:“
单位上什么事呀?你说呀!”老何生气的说:“你别问,我烦!”周玉兰一点也不怕丈夫,说:“我偏要问,你在单位受气,你要发泄一下嘛,我今天让你发泄一回呀!咱们已经有一星期没
做过了嘛!”

(七)

  老何犹疑了好久,还是爬到周玉兰身上,周玉兰在他耳边妩媚地说::“你怎么不亲我?亲亲我哪里嘛,以前都要亲的!”老何想了想,还是低下头来,暗红的灯光下,周玉兰那个地方
就像是刚喝了血的妖怪嘴巴,老何突然有些想吐!老何再次趴到周玉兰身上,下身向着那个神秘之源挺进,周玉兰呻吟了一下,张开双腿,老何习惯性地开始抽送,周玉兰闭上眼睛抱着丈夫
的腰开始迎合着,一切就如当初,没有一丝痕迹。
  当时,老何的眼前闪过一只红色的避孕套,他的心里就像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,他的动作变得缓慢,最后停了下来,那根东西也慢慢软了下来,他觉得有些肮脏,怎么也硬不起来了。
  在那天平凡的初春夜晚,我的朋友老何丢失了他的性趣和信心,这在他的历史上是第一次。窗外的大街上,空气里有了些花香,冷清的路灯照着几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,猫在垃圾堆里翻
找东西,一个酒醉的男人就爬在一旁呕吐。
  “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周玉兰起身关切地问着丈夫,她也觉察到丈夫的不同寻常了,“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
  “没有!”老何呆呆地说,想了一想慢慢地说:“单位提拨领导,把老吴提上去了,我被刷下来了!”“你们领导怎么这样?那个老吴哪一点比你强呀?”周玉兰帮着丈夫数落着,关切
地给老何倒了杯水了,温柔地说:“不要紧,咱们就不当那个什么狗屁官了,只要你能好好的,我和婷婷就知足了!来,喝口水好好休息吧!”
  老何一下抱住妻子,紧紧地把她抱住,周玉兰猫一样的伏在老何怀里,她看不到老何的脸。
  老何的脸上已是老泪纵横。
  我不知道老何当时的心情,不清楚为什么他没有在妻子一回来时就拍案而起,怒发冲冠,没有质问没有争吵,但是平静的外表下掩藏了更多的斗争,到底那个初春的下午,他想了些什么
呢?事后我问过老何,为什么你当时不问清楚?不揍那个女人一顿?老何想了半天才和我说:“我害怕!”
  时光飞逝,十年的光阴,把一个曾经思想单纯、朝气蓬勃的男人变成了今天这样一个复杂、懦弱的老何。想想十多年前,还在读书的老何回到家乡,指着那一片片荒山,豪情满怀地和我
说:“我要把这些地方都种上果树!让村里人进来敞开肚子吃!”
  他们那个村很穷,村里人从来都舍不得买水果吃。
  再看看现在的老何,我有些想哭。

(八)


  接下来的日子,老何就像失去了踪影,我打他电话他也不接,偶尔接一下,就说太忙了,我知道他也是真的忙,天天躲在单位加班。我知道他,他是从农村出来的,他拼了命地希望能在
单位上弄个一官半职,好让老婆孩子过上更好的日子,他是一个珍惜生活的人。
  我意识到可能是有事发生了,只是些猜测,直到那个晚上,他喝醉了,才告诉了我这些原因。当时我也很忙了,单位上的事很多,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关心他了。
  老何后来告诉我,那些天他就像心被人摘去了一样,脑子里空空荡荡,其实他还是想给妻子一个机会的,看看她会不会告诉他,但是他失望了,他暗示过她,一次,他发现周玉兰换了两
条内裤扔在洗衣机里,他就问妻子,你今天怎么搞的?一天就换了两条内裤,周玉兰白了他一眼,说:“女人的事你就别管了。”然后又解释道:“汗水把内裤打湿了,你要我不换呀?会生
病的。”那时候,天已经开始热了起来,老何就没有再说什么。
  老何开始注意起妻子来,包括妻子早上出门是穿的什么内裤他都在暗中注意,他暗中记下家里避孕套的数目,可是,一切都好像很正常,老何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,清晰和模糊的
东西混在一起,一切都是那么暗昧。
  他偷偷地查过妻子的手机,上面没什么异常,电话记录里的人他全部认识,而且大多数是女人,我可以说,那时的老何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老狼,他开始保护自己的家庭了。
  初夏的一天上午,婷婷学校的老师打电话来说是婷婷有些发烧,让家长到学校去一下,当时,老何正在开会,就出来打妻子的手机,周玉兰是关机的,老何忙打到她单位上去,接电话的
是个妇女,她告诉老何,说周玉兰今天早上请了病假,在家里休息,老何意识到有些东西,因为他早上出门的时候,周玉兰还好好地在给他准备早餐。
  老何就打电话回家,响了好久,没有人接,没办法,老何急忙请了假,顾不上回家,先赶到女儿学校,带着女儿上医院看了看病,打了一针,等他忙完了,带着女儿回家时,已经快十二
点了。
  周玉兰在家里,正在忙着做饭,老何没好气的问她:“你怎么现在才煮饭呀?都快十二点了。”周玉兰白了他一眼:“你一天到晚回家就吃现成的,还敢生气呀?”然后说:“不是我不
想早点煮,我刚下班回来嘛,我一个人做,又不是神仙,能快得了吗?”
  老何呆了一呆,好半天才说:“你们上班很么轻松,还可以出来把菜买好了再回去上班嘛!”妻子又白了他一眼,“谁说我轻松?今天早上上面有个检查团来,忙死我了,哪有时间出来
买菜?这菜还是下了班才买的。”
  老何就没没在说什么,坐在沙发上出神。
  中午,妻子和女儿在睡午觉。
  老何走到卫生间里,角落里的垃圾桶里,上面放着些杂物,没有什么其它,老何定了定神,把垃圾桶上面那一层杂七杂八的东西拿开,中间那一层放着几团雪白的卫生纸,揉得很皱,老
何心里一黑,半天才想起伸手,拿起一团一看,中间是湿润,打开来一看,老何又差点晕倒,里面竟然包着一个避孕套!里面有一些沾液。
  老何家里总是有不少避孕套,因为好像周玉兰以前得过一种妇科病,不能上环,所以夫妻每次过性生活都是戴套进行,我总是取笑他,说他和老婆做爱就像是在外面找小姐了,每次都戴
套,老何为这个还和我生过气。
  现在,这团卫生纸里包着的毫无疑问就是老何自己买的那种,老何一看就知道。
  洗衣机里的一堆脏衣服里,有一条妻子的内裤,显然是刚换下来不久,因为底部还是湿的,我很佩服老何的细心,在这种情形下,他还知道去查看洗衣机,但是,可能也就是因为这种细
心害了他,如果不是细心,他现在一样会很幸福、快乐。
  也许,许多意料到的事情真正来到的时候,人反而会更害怕。我知道那时的老何,恐惧一定超过以前任何时候。

(九)


  在夏天真正到来之前,我就一直没有见过老何。那段时间他很消沉,人也好像瘦了一些,除了上班他就呆在家里,哪里也不去,妻子知道他还在为单位上没能得到提拨的事郁闷,因为这
是老何奋斗了这么多年的最终目的,所以那段时间的周玉兰对老何特别好,我去看过一次老何,周玉兰的表现让我无话可说,我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是很伟大。
  是的,我用了伟大这个词,虽说我知道她以前的历史并不像她和老何描述的那样纯洁,但是这并不防碍我对她在家庭生活中的表现表示欣赏。
  其实老何把有些事告诉我的那天,我见过一次周玉兰,时间是早上十一点左右。
  那天我到局里的一个下设机构去开个会,散会的时候他们要留我吃饭我没有吃,坐车回单位去,露过菜市的时候,我看见一个小孩手里提了两只甲鱼在卖,周玉兰就站在旁边和那个小孩
讨价还价,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,周玉兰那天穿得很漂亮,是一条粉红色的碎花连衣裙,我叫司机停车,下去打个招呼,周玉兰回头见是我,吃了一惊,笑着问我:“大领导,你怎么也有闲
心来逛菜市呀?现在可还是上班时间!”我笑了笑,开玩笑说:“你不知道,我老婆罢工了,只好我自己亲自来买菜了。”然后指着甲鱼问她:“打牌羸钱了?改善生活呀?”周玉兰笑道:
“羸什么钱呀,还不是最近老何身体不好,给他补补身体!”我记得我当时还一个劲地表示羡慕老何,说他找了个好老婆。
  生活就像是场玩笑,我们每天都在玩笑,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。
  和周玉兰聊了几句之后,我就上了车,让司机回单位去,车子还没驶出街口,我看到周玉兰也上了一部停在街边的白色猎豹车,车子朝另一边开去了,我记得那车好像是市里计生局周局
的车。
  那个晚上,老何喝得烂醉,这是我记忆中的第二次,他平时很少喝酒,因为周玉兰一般都不让喝,除了结婚他喝醉过一次,我已经有很多年没看到过他醉了。
  说实话,看到他的样子我也很难受,这么多年了,我们在这个城市的亲戚都不算多,我们又都是从一个县里来的,我基本上把他当成自己的兄弟一样看待。
  我让老婆先去睡了,然后在书房守着老何,老何对我说:“我没醉,哥,我真的想死,这些天我就一直没有高兴过!”“到底怎么了?如果你还相信我,还把我当哥,那就告诉我!”我
紧紧地抓着他的手,那一刻,我觉得我像个家长一样的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感。
  老何很平静地把这些告诉了我,包括今天早上,老何的一个同事到周玉兰单位找她办事,没有找到,就打电话给了老何问周玉兰的手机号,而很明显,早上的时候,周玉兰是和自己一起
出门去上班的。
  我呆在那里,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关老何和周玉兰的事,我觉得这几乎是不可相信的,但是,它偏偏又是从老何的嘴里说出来,我很少看到老何那么平静,那么深沉地讲一件事。
  “你看到过她和别的男人一起吗?这种事不能乱猜的。”我问老何,老何缓慢地摇了摇头,“如果看到了,我反而可以轻松了!不用这么难受了,我就可以放弃了。”那是我第一次看到
老何眼中流露出绝望的目光。
  我愤怒了,是因为老何对于我信任和依赖,不是每个男人都会把这种事情告诉给别人知道的。我相信那个时候他需要我的帮助。
  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这样愤怒过,那个夜晚我像个泼妇一样恶毒地咒骂着周玉兰,为了受伤的老何,也为了这个浮噪浑乱的时代。

(十)


  几年以前,我的一个老领导和我说过,这是个充满诱惑的时代,每个人都要面对各种各样的诱惑,在面对诱惑时,女人表现得比男人更小心,但是一旦女人接受了诱惑,就会比男人更疯
狂,最后,他借着酒意和我说,记住,这个时代没有什么贞节烈妇,不是她不接受诱惑,而是你的诱惑还不够。
  那个晚上,我安慰着老何,心里帮他计算着这件事该怎么处理,伤害了我兄弟的人我不会让她轻松的。我告诉老何,回家之后一点也不要表露出来,要和平常一样,其它的事我会帮他查
,搞清楚了之后再一次彻底揭穿这个女人,让她好受。
  我承认,我是阴险了一点,搞了这么多年行政,把我磨练成了现在一个人,但是老何的事就是我的事,我从来没有把他当成外人看,他受伤,就如同我受伤一样。
  在没有伤害到我的生命和官位时,我愿意为老何做任何事。
  我打了个电话给周玉兰解释,告诉她,我心情不好,叫老何过来陪我喝酒,结果我没醉,老何倒醉了,我要留他在这里睡了,我笑嘻嘻地说:“对不起了,我要留他一夜了,没有担搁你
们吧?就一个晚上。你要是不信,我叫我老婆和你说两句?”周玉兰还笑呵呵地骂我不正经,关心地问老何醉成什么样了,要我一定要照顾好他,我说,你放心,他是我兄弟。
  放下电话,我脸色阴沉。
  我想到早上周玉兰坐的那辆白色猎豹车,但是周局我也熟悉,人虽说不算好人,但是胆子小,家里的老婆管得严,不太可能是他吧?而且他完全可以去找些没结婚的小妹妹,何必在一个
结婚十年的女人身上下功夫?但那车确实是他的专车呀?老何倒在沙发上沉睡,我找了条毯子给他盖上,关上灯出来。
  黑暗中,我听到老何一声叹息。
  第二天一到办公室,我开始思想怎么着手调查这件事,可是一点眉目也没有,不知从何下手,这段时间老何也开始行动起来,我发现他很厉害,要是生在战争年代,当一个优秀的侦察员
绰绰有余。
  我们跟踪过周玉兰,这有点像电视里的故事。我向单位找了个车,快下班的时候带着老何躲在车里,跟着周玉兰走,可惜一次都没发现什么问题,周玉兰基本上是一下班就回家了,路上
都很少和人说话。
  她到底是个好妻子还是个荡妇?我也糊涂了。
  老何每次坐在车上都带着一种愤怒的亢奋,双目炯炯有神,可每一次都让他很失望。
  跟了几天,就进行不下去了,单位上的事太多,我不能老陪着他。这样过子快一个月,什么都没发生,我不知道老何是怎么渡过这一个月的,他就像面对着一个潘多拉的盒子,盼望着打
开盒子看看里面是什么,又害怕里面会是一把锋利的匕首,那些天我一直担心他会绷溃。
  天气起来越热,老何变得浮噪起来,在我的面前坐立不安,他已经可以大声地咒骂这件事,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沉默不语。
  几天后,老何很兴奋地打电话给我,说他知道是谁了。我问是谁?他说是一个开车的,开白色猎豹车,车牌是XXXXX ,他看到那辆车送周玉兰回来,我说你不要乱猜呀,车子随便送人回
家是很正常的事,他说:“正常个鸡巴,我知道,就是这个杂种了!”他说得很绝对,有些咬牙切齿。
  后来,老何告诉我,那天晚上那辆车送周玉兰回来后,周玉兰去洗澡,他查看过她换下来的内裤,中间有一块很明显的湿痕。'/>欢乐生肖的微博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 欢乐生肖聊天室 Toyou 欢乐生肖代理 激情无码
  • 欢乐生肖|计划软件 欢乐生肖|免费试玩 福彩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欢乐生肖怎么玩 快开彩票欢乐生肖 久草手机网
  • 欢乐生肖|免费试玩 欢乐生肖计划 福彩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91自拍1
  • 欢乐生肖代理 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欢乐生肖,欢乐生肖网 - 欢乐生肖官网 青青草AV
  • 欢乐生肖怎么玩 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欢乐生肖|免费计划 重庆欢乐生肖注册网站一带一路方案 大香蕉站点
  • 重庆欢乐生肖平台 欢乐生肖|计划软件 欢乐生肖计划 九九情AV1
  • 欢乐生肖|免费计划 欢乐生肖福彩 欢乐生肖平台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亚洲在线自拍视频
  • 欢乐生肖|官网 欢乐生肖|微信群 欢乐生肖玩法 AV天堂
  • 欢乐生肖|聊天室 欢乐生肖10万元中奖 欢乐生肖|游戏 重庆欢乐生肖注册网站一带一路方案 欢乐生肖平台 91pore中文网 91pore备用
  • 欢乐生肖|首页 欢乐生肖代理 福彩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偷拍自拍高清在线
  • 欢乐生肖10万元中奖 欢乐生肖|开户 欢乐生肖玩法 裸聊在线视频
  • 重庆欢乐生肖注册网站一带一路方案 欢乐生肖福彩 欢乐生肖玩法 欢乐生肖时时彩优质平台 做爱视频
  • ©2019 欢乐生肖|首页 欢乐生肖|代理 重庆欢乐生肖注册网站一带一路方案 官方欢乐生肖 敏感地带2 sitemap.xml

    客服电话:18977563354

    联系人:胡芳芳

    公司地址:四川得益绿色食品集团有限公司

    备案号:川ICP备01007544号

    关于我们 隐私权政策 服务条款 联系我们